往复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往复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西部龙争虎斗稳字优先还是进字为主0

发布时间:2021-02-01 17:01:06 阅读: 来源:往复泵厂家

中西部龙争虎斗 “稳”字优先还是“进”字为主?

[ 西部地区大多是两位数增长,增速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但是增长太快也走得不扎实,现在仍是投资驱动。西部发展还是要保留西部一些特色,培育自己的市场 ]  今年全国“两会”召开之前,各省市2011年地区生产总值业已出炉。位于东部的粤苏鲁浙四省虽继续处于领先位置,但是中西部省份已经大举上行,并把上海挤出前十。中国经济东重西轻的格局在最近几年发生很大变化。  排在前四省后六位的分别是河南、河北、辽宁、四川、湖南、湖北,其GDP都在2万亿元左右,处于全国经济发展梯队的第二集团。中西部省区市都希望在这轮竞争中抢占更多机会,赢得优势。他们正在上演一番龙争虎斗。  中西部高速增长  根据各省政府工作报告数据,河南、河北、辽宁、四川、湖南、湖北2011年GDP分别为27232.04亿、24228.18亿、22025.92亿、21026.68亿、19635.19亿、19594.19亿元。这些省市增速除了河南为11.7%之外,其余都在12%及以上,四川更达到15%。  除了这些经济总量大的省份外,其他中西部省份也表现突出。比如,江西、重庆顺利破万亿,重庆更以16.5%的增速居全国第一,具有资源优势的贵州和内蒙古也增长15%,安徽增长13.5%,云南增长13.7%。  数据还显示,“十一五”时期,西部地区生产总值年均增长13.6%,经济总量占全国比重提高了1.7个百分点,主要经济指标增速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与东部地区发展差距逐步扩大的趋势得到初步遏制。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徐逢贤此前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分析,因占比较大的加工贸易受世界经济的影响,东部地区的发展速度下滑,而中西部地区由于政策倾斜和项目倾斜,比较丰富的资源又产生大幅增值,因此增长速度很快。  重庆社科院区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勇则表示,西部最近几年发展比较快,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产业转移,从国外到国内,涉及到资源的产业基本上都过来了,而依靠劳动力的产业也过来了。这是国际产业转移的规律,到了这样一个阶段。  而四川省社科院西部大开发研究中心秘书长刘世庆认为,西部开发10年,西部地区不仅经济总量成倍增长,发展的质量也在不断上新台阶。以四川、重庆为例,其工业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不断提升。  不仅如此,中西部省份最近几年大兴工业。江西省政府工作报告显示,“实施工业三年强攻计划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3911亿元,增长19.1%;全部工业占生产总值比重达48.4%,提高3.0个百分点。重大产业项目集聚效应进一步显现,实施亿元以上工业项目1487个,产业项目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比重达58.8%。”  武汉社科院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吴永保去年表示,像武汉这些中西部城市快速增长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方面是中西部地区受到外部冲击的影响较东部地区较小;另外一方面则是最近这些年政府大力增加投入发展工业,已经形成了产能。  徐逢贤此前向本报记者表示,经过前10年的开发,西部地区进入了一个加速发展的阶段,未来西部经济将保持两位数增长,即使全国在8%的增速,西部地区也会达到12%。  中金公司2010年发布的报告认为,以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为分界点,中国经济沿海第一梯队将失去领跑地位,而产业转移催生的“七小龙”、“八小虎”等第二、第三梯队将引领中国经济成长。  谁领风骚?  在这一背景下,中西部省份正在上演一场龙争虎斗,国际国内及自身经济结构的形势所迫,区域竞争加剧也成为中西部地区的压力和动力。湖北省“十二五”规划纲要就提出,“周边省市发展势头强劲,湖北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  四川在制定“十二五”规划时对面临的挑战有这样的描述,“在全国发展大格局中,东部率先发展,中部加快崛起,西部奋起直追,呈现出各地竞相发展的态势,对市场和要素的争夺更加激烈。”  事实上,这些经济总量超前的中西部省份还有“争老大”的想法。这从他们给自己确立的宏大定位就可以看出,比如四川提出要建设西部经济高地,重庆提出要建成长江上游经济中心,而湖南、湖北和河南也在抢占中部崛起的制高点。  2012年经济形势面临着下滑的趋势,稳中求进成为中央经济工作的总基调,但是中西部省份却“稳”不起。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就表示,“全国之稳不能一律稳,在全国稳中求进的大局中,有的地方要快一些,有的地方则稍缓些,这个大局中湖北扮演的角色就是竞进,这是湖北应该担当的责任。”  湖北省提出,根据中央“稳中求进”总基调,“结合省情实际,创造性地贯彻落实中央精神, 2012年全省经济工作要实现‘五进’,即稳神竞进,逆势而进,实虚并进,扎实推进,激情奋进。”  不仅如此,中西部地区相对滞后的省份发展愿望更为迫切,以避免掉队。以贵州省为例,其2011年的固定资产投资为5100亿元,增加1914亿元,增幅高达60%。2012年,贵州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坚持把扩大投资作为经济工作的第一抓手,完成固定资产投资7650亿元。”2012年,贵州要求固定资产投资增长50%。  中西部省市目前的格局是,河南、四川和湖南、湖北以2万亿元的规模成为中西部发展的引领者,而安徽、内蒙古、陕西、广西、江西、重庆以万亿规模居中西部发展的第二梯队。另外,云南、新疆、贵州等地以其独特的地理和资源优势,发展潜力巨大。  高增长背后显隐忧  不过,在中西部省市竞相高增长背后也显隐忧。有专家表示,随着中西部经济高速发展,社会矛盾也愈发突出。尤其体现在收入、环境、制度等方面。如果这些问题不重视,将对经济发展带来制约。  刘世庆表示,未来西部大开发在制度建设上要成为重点,“双高于”不光是经济增速,西部也要重视人民的生活质量和收入水平,同时,对于西部的资源开发,投资增长,特别是经济高速增长,更要注意生态环境和制度建设。  事实上,中西部经济增长方式主要依靠投资驱动。梳理中西部其他省份的固定投资数据可以看出,最近几年,中西部各省市固定资产均在高速扩张。即使去年因资金、土地和环境等因素制约,投资增长难度加大的情况下,中西部地区仍然强力扩大投资。  然而,四川省发改委下属四川经济信息中心对四川固定资产投资形势的研究显示,“受经济周期波动、供求关系变化、建设周期延长和技术构成变化的影响,四川省投资效益呈逐年下降的趋势。”  研究发现:“凡是强行扩大投资刺激经济增长时,都导致投资效益明显下降。为应对东南亚金融危机扩大国债投资,使1999年四川和全国的投资效果系数分别下滑到0.14和0.18。为应对全球金融海啸启动4万亿元投资,使2009年四川和全国的投资效果系数分别下滑到0.13和0.12。”  李勇还提示,“西部地区大多是两位数增长,增速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但是增长太快也走得不扎实,现在仍是投资驱动,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西部地区对市场有一个培育的过程,老百姓还没有什么钱。西部发展还是要保留西部一些特色,培育自己的市场。”  有专家向记者表示,中西部地区的高增长受益于资源开发和产业转移,也因此这正在使中西部原有的经济结构变成“代工经济”。比如富士康向重庆、武汉、成都、郑州等地转移其生产基地,这一部分在中西部经济增长中占有很大比重。如果中西部地区不重视调整转型,东部地区率先完成转型将在新一轮增长占据有利地位。

甘肃庆阳事业单位招聘

甘肃公务员考试网

酒泉特岗教师考试

白银三支一扶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