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复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往复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互联结网让金融触及每个角落-【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1:54:14 阅读: 来源:往复泵厂家

互联结“网”让金融触及每个角落

和许多发展中国家一样,孟加拉有着快速崛起的工业,迅速扩张的城市,以及逐步被边缘化的农村和农民。在这里还诞生了誉满全球的“穷人银行家”。银行家、经济学家、格莱珉银行的创始人尤努斯教授与他的格莱珉银行数十年间坚持不懈地帮助着“金融不可触及者”,打造了全球最经典的“普惠金融”案例。

广东省副省长陈云贤此前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大力发展农村普惠金融是广东金融改革事业中一项不可或缺的内容。我们选择孟加拉作为采访的首站,也正是看重这座海上丝路重镇在普惠金融领域的积极探索。

如今,尤努斯年事已高,活动渐少,但他仍欣然接受了南方日报的独家采访,并寄语广东可以通过“社会企业”的模式来推动普惠金融的发展。

本版图文 南方日报特派记者 钟啸 发自孟加拉 后方联动记者 贾肖明 见习记者 陈若然

第一现场

以“中心会议”为核心的金融扶贫模式

每一个借款人必须与其他人组成一个5到10人的小组才能向银行申请贷款,而6个小组又会组成一个中心,进行每周一次的聚会,这就是“中心会议”

在颠簸不断的公路上,记者租用的面包车几乎是“挣扎着”向前行驶,身旁向导的脸上时不时露出苦笑。而此时,记者的脑海中回响着的却是格莱珉银行创始人尤努斯的“忠告”—“如果你要了解我们的银行,那么请到我们的乡村支行去。”

驱车行驶了40分钟左右,记者一行终于赶到了格莱珉银行的Kaladia Kararigang支行,向导指着一栋略显破落的二层小楼向记者表示,这就是支行网点所在地。

而当记者刚要迈步走入时,却被尤努斯中心的工作人员拉住了,“朋友,这个房子里没有你想要知道的东西,我们应该去看的是当地中心会议现场。”

在他的引导下,我们转身走上了乡间小道,向着村子的腹地进发,很快便来到了一座铁皮房子前。只见房中接近30位妇女呈U形落座,前面的一张桌子前,两名工作人员正在进行着各种记录,这就是格莱珉银行经典的“中心会议”现场。

按照格莱珉银行的业务发展模式,每一个借款人必须与其他人组成一个5到10人的小组才能向银行申请贷款,而6个小组又会组成一个中心,进行每周一次的聚会,这就是“中心会议”。

“各位,这几位是我们的朋友,他们来自中国,今天特地来看望大家,向我们学习”,工作人员大方地向所有人介绍着记者一行几人,于是刚刚还略带局促与不安的妇女们很快便报以一阵热烈的掌声。

“穷人最大的问题是内心的孤立与不自信,他们欠缺的远不是钱,她们还需要社会关系”,尤努斯中心的工作人员十分认真地向记者解释道,在申请格莱珉银行的贷款业务时,穷人们必须与其他遭遇相同的人联系,共同接受训练,然后才能借款,这就是帮助他们找回自信的第一步。

记者发现,“中心会议”承载的内容十分丰富。首先,每个小组的组长会把组员本周应归还的钱款收齐,然后上前交给工作人员,全过程都是当面完成的,工作人员也会在现场做好记录。随后,小组成员就开始交流他们本周的工作和生活状况,同时有人上前与银行工作人员讨论自己的借款计划。

在每周一次的“中心会议”上,他们一面相互交流,分享生活与工作中的点点滴滴;同时当有人的做法不当时,小组成员也会在小组会议上进行批评并给出建议。

“大家如果想借款,就会首先在会议上和我进行公开讨论,如果觉得没问题,我会让他们下午来支行领钱”,工作人员向记者解释,一切在阳光下进行的模式让所有人都对中心的运作更加放心。

记者在现场看到,一名面容淡定的妇女坐在最靠近工作人员位置旁,她非常认真地倾听着所有人的对话,并时而发表自己的意见。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这位妇女是整个中心公选出的主任,“她担负着整个中心的组织工作,是大家认为最具责任感的人。所有中心成员与银行之间的业务,都必须有她的签字才能生效。”

很显然,这种权力的下放,节省了支行工作人员大量的时间,同时也完成了最草根的征信过程。不过,从与会者聊天时脸上眉飞色舞的表情可以看出,她们在享受着交流的快乐,这种精神上的扶贫对他们来说同样重要。

“好啦,我该走啦”,工作人员笑着告别,他马上还要赶到另一个“中心会议”的现场做业务,“不迟到是遵守纪律的基础,遵守纪律是按时还款的保障,这是我们每周都通过会议告诉大家的,当然我自己首先得守时。”

“不怕利息高,就怕贷不到款”

试想一下,如果你有抵押,有担保,你可以方便地获得资金,你就不会挤过来和穷人抢信贷资源了,这种自动甄别机制比什么样的人工审查都有效

没有抵押,没有担保,却能保持97%以上的超高还款率,格莱珉银行高效运转的秘密却并非藏在数字上,整个银行业务的组织形式或许才是其真正的法宝。

在中心会议上,Mariam的一身白色纱丽引来了不少人的目光,身边的姐妹们纷纷上前抚摸着这身新纱丽,并与她轻松地交谈。

Mariam是格莱珉银行的老主顾。她走到自己的牛棚前,指着5头牛说起自己的买卖,“我们买进这些小牛,然后把它们养大,再卖出去,这就是我们的生意。”在这个人均年收入在1000美元上下波动的农业社会里,Mariam是让人羡慕的富户。

这一切都是从7年前的40000塔卡(相当于500美元)的借款开始。“我为什么走进格莱珉?很简单,我要借款,但别人都没有办法借给我”,Mariam的回答很干脆。在孟加拉的广大农村,人们很清楚,只有格莱珉银行才能为他们这种“金融不可触及者”服务。

他们既缺乏可供抵押的资产,也没有完整的信用记录,所以即使有一定的资金基础,也无法获得普通金融机构的帮助,他们在资本面前,与赤贫者无二。当然,格莱珉银行的无抵押贷款也需要支付更高的利率,这也是格莱珉银行一直受到诟病的重要原因,不少人认为这种高利率借款无异于剥削。

那么Mariam是否感到压力大呢?据介绍,Mariam的贷款年利率高达20%,根据规定,她必需每周归还部分贷款,目前她每周需要支付2500塔卡,其中2200塔卡是本金,300塔卡是利息。这笔利息在很多人眼中高得咂舌,但Mariam却并不认为负担太重。她告诉记者,她的丈夫是个养牛能手,所以他们在借款时就对自己的经营颇有信心。

当被问及她赚的钱是否足够支付利息时,这个女子爽朗地笑了,“这当然没问题”。她还表示,将来还希望贷更多的钱来买牛扩大生产。更让Mariam开心的是,在创业项目的帮助下,她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接受了教育,他们一家人的生活可能就此发生改变。

“是否有想过,如果贷款的利率低一些,自己能做得更好?”当听到记者的提问时,Mariam笑了,“如果利率低,根本就不会有人借钱给我,即使有人肯借,我也拿不到。”Mariam所说的话也得到了旁人的赞同,他们表示,即使有政府或其他组织提供的低息贷款放出,能帮助的穷人还是太少。

“试想一下,如果你有抵押,有担保,你可以方便地获得资金,你就不会挤过来和穷人抢信贷资源了,这种自动甄别机制比什么样的人工审查都有效”,Kaladia Kararigang分行行长Nurul Afsar向记者解释道,高利息当然也是保障穷人信贷生生不息的必要手段,“我们提供的是无抵押贷款,而整个业务如此琐碎,运营成本如此之高,还要支付这么高的存款收益率,因此我们需要20%的贷款利息来维持运营,这能保证我们的业务自给自足,而不要依赖于其他人的施舍,因为后者必然是不可持续的。”

丝路“金”语

尤努斯:

设社会企业基金支持年轻人创业

短短数日的造访,远远不能解释记者对格莱珉银行的所有疑问:97%以上的高还款率、雄踞全国的银行业务量、连年增长的收入和健康的报表,遍布全球的模式移植经验……格莱珉模式所展现出的强大生命力,完全可说是全球“普惠金融”模式的楷模。

但在尤努斯看来,数字都是过眼云烟,企业组织模式才是长期发展的根本,他坚信格莱珉银行就是要打破驱利而为的铁律,追求更大的社会利益。这种“社会企业”的思路成为这位老人暮年致力实践的金融扶贫模式。

“穷人只要得到机会,就会倍加珍惜”

南方日报:您所创立的格莱珉银行与普通银行有着很多不同,您能简单说说其中最大的不同点吗?

尤努斯:的确有很多地方非常不一样,我希望从员工的视角来解释一下。他们中有很多人刚得到这份工作时,一定也会觉得这就像其他工作一样,按部就班,干活拿钱。但渐渐地,他们就会看到不同点,你要知道,我们的基层员工都是必须驻村的,因此他们每天都要行走在乡村中,和贫困的妇女、儿童接触,他们会看到什么?他们会看到自己的工作给穷人的生活带来的真切变化,会看到穷人对他们所有人所抱有的诚挚感激。他们会渐渐感觉自己是整个家庭的一分子,这种感情是他们千方百计帮助穷人的基础。

南方日报:很多人对格莱珉银行模式都抱有质疑,认为这种模式只适合在孟加拉等南亚贫穷地区开展,您怎么看?

尤努斯:现在格莱珉银行模式已经推广到了世界各地,遍布欧洲、美洲、亚洲等地区,甚至在一些环境十分恶劣的地区都能开展得非常顺畅。如果说我们的模式只适合在贫穷地区推广,那么美国怎么样?我们很早就在纽约开始了格莱珉银行模式的推广,目前我们已拥有两万多名客户,完全收回了成本,并实现了可持续经营。我们此后还在多地启动了项目。我的员工告诉我,他们觉得在美国碰到的穷人与孟加拉国乡村的穷苦人没有不同,这些人心理脆弱,渴望帮助却又无处寻找,但只要有任何机会,他们都会倍加珍惜,因为他们摆脱自身困境的意愿比任何人都要迫切。

“格莱珉银行不是慈善模式”

南方日报:那么您认为格莱珉银行模式是不是一种慈善模式?

尤努斯:我要强调一下,这绝对不是慈善事业。我们借款给穷人是要求他们还钱并支付利息的。而我们从资助者那里获得的支持也保证能归还,他们的资金会折为股份,可以兑现。

我并不反对通过慈善模式来救济贫困,但我更希望能通过“社会企业”的方式来达到这一目标。简单来说,大家共同为了解决某种社会问题来组建一家企业,我们的资金投入进去之后,这家企业就在解决社会问题的同时,自己找到生存的办法,并把盈利部分继续投入企业,保障企业的发展。这样资金就不会如慈善捐款一样有去无回;与此同时,盈利不分红的模式也保证了社会企业不会唯利是图,而是会不断把资金投入到解决社会需求当中去。

南方日报:您此前对中国特别是广东表示过兴趣,那么您认为社会企业模式是否能在广东推行?

尤努斯:为什么不呢?我认为,广东应该立志成为全国甚至全球社会企业发展的中心。当前全球经济增长模式陷入困境,欧美各国失业率居高不下,为什么我们不换一种发展思路,改变以前趋利的企业组织理念呢?

我建议广东设立一个自己的社会企业基金,并给予足够的支持,让广大年轻人来共同创业,他们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解决各种社会问题而创业。这些企业虽然不以盈利为目的,但在财务上保持收支平衡,可以带动大量的就业,并提供税收,甚至为提升生产效率而不断采用新技术。在这些方面,社会企业的带动力丝毫不弱于普通企业。

我也听说,第三届中国(广州)国际金融交易·博览会就快举行了,我希望你能把我的想法带回去,并祝愿此次大会圆满成功。

广东实践

增城推小范围互助脱困试点

和格莱珉银行模式类似,今年1月份,广州增城建起了新型农民资金互助组织—福享资金互助社,这也是广州首家由企业牵头、农户自主入股设立、提供社员之间资金互助服务的农村金融组织。

福享资金互助社的启动资金采取的是社员入股的形式,牵头企业提供500万股本金,而后期入股的社员最低缴纳1000元入股。作为互助社的社员,社员可选择将自己的多余存款作为互助金存入互助社,有借贷需求时社员则向合作社借贷,社员可申请不高于入社股金20倍(不超过100万元)的借款。

当前,福享资金互助社的存款均为半年到三年不等的短期存款,利率比人民银行基准利率高30%,比农商银行高10%;贷款利率最高按年利率15%执行。

福享负责人表示,福享的优势在于规模小而可控,同时“社员都是为我们熟悉的,对社员日常生产经营的情况及信用情况都比较了解。”在这样一个熟人社会里,信用审核也相对变得简单和高效了。据福享此前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4月26日,福享资金互助社股东社员有76名,社员存入互助社金79.8万元(其中活期存款49.5万元,定期存款30.3万元);发放互助社金业务13笔,金额635万元。

报道反响

本报报道恰逢其时获“点赞”

作为今年金交会主题宣传的重磅系列报道,3日本报浓墨重彩推出《出海—探寻跨境金融合作新机》首篇,以厚重的笔法清晰地展现了海上金融丝绸之路的历史实践和时代意义,并为广东借金融跨境合作助推经济转型升级建言献策。在3日召开的全省金融会议间隙,与会代表们也对本报报道进行了热烈讨论。

“南方日报这个报道角度抓得很及时”,在3日上午的第三届金交会协调会上,广东省副省长陈云贤指出,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广东金融业大有可为。陈云贤也对本报为今年金交会打造的报道整体方案给予了批示和肯定。

曲靖设计职业装

宁波定做西服

天门市工作服订做职业装订做